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不再惦记别人的老公

2018-10-22 10:40:23      点击:

不再惦记别人的老公。

已婚男女在柴米油盐中还能光鲜如初,一定是有另一半在默默地牺牲和付出。


01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孙嘉柔也说不清自己怎么就开始嫌弃老公乔思安了。也许是因为他的啤酒肚越来越明显,也许是因为他说话越来越婆婆妈妈,也许是因为他在床上总是千篇一律……






总之,她怎么看乔思安,怎么不顺眼。他和曾经那个穿着白衬衣的翩翩少年已经判若两人了。






秦逸川就不一样了。他虽然年近四十,但身材丝毫没有发福。他的头发永远清爽干净,他的衣服上永远没有褶皱,他的皮鞋永远一尘不染。他总是不慌不忙,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





所以,孙嘉柔轻易地被秦逸川吸引了。借口加班,孙嘉柔一次又一次跟秦逸川约会。他是她的上司,在同事面前,他们的对话仅限于公事;私底下,他们的身体像两棵藤蔓一样紧紧纠缠。






秦逸川跟孙嘉柔联系一直都是用办公室电话,他用平静的声音说:“小孙,这个方案需要修改,下班你别急着走。”






孙嘉柔回答:“知道了秦总。”






为了方便约会,秦逸川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套房子。下班后,他先过去,孙嘉柔在办公室磨蹭一阵儿,等其他同事都走了,她才去出租屋找秦逸川。






秦逸川总能让孙嘉柔快乐,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快,什么时候该慢,他轻易就能找到她身上最敏感的地方,他有各种各样的花样儿……






没能早点儿遇到秦逸川,是孙嘉柔心底的遗憾。她是别人的妻子、母亲;他是别人的丈夫、父亲。若要不顾一切在一起,对两家人来说都是伤筋动骨的疼痛。所以,他们只能偷偷摸摸地约会。






每次从秦逸川那里回到家,孙嘉柔看到懂事的儿子和忙碌的乔思安,心里都会愧疚。乔思安总是叮嘱她不要太拼,工作再累也要注意身体。一边说一边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银耳莲子汤。






孙嘉柔喝着汤,想着在床上好好补偿一下丈夫,可是看到他走样儿的身材,瞬间就没了欲望。






不加班的时候,乔思安会主动向她求欢。孙嘉柔也不拒绝,只是乔思安趴在她身上时,她脑子里浮现的却是秦逸川的身影。






02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秦逸川五六天没有约孙嘉柔了。他好像很忙,每天都踩着点来,一下班就走了。这很不正常,平时她和秦逸川每周都会约会两次。他总说她是妖精,让他欲罢不能,让他两天不做就想得要命。






孙嘉柔沉不住气,借着送资料去办公室问他。






秦逸川一脸疲惫地说,他老婆病了,他每天既要上班又要辅导孩子作业,还要跑医院,根本就没有精力干别的。






孙嘉柔仔细观察了一下,发现他的头发有些油腻,衬衣领子上有汗渍,袜子的颜色居然一只深一只浅……见惯秦逸川光鲜亮丽的样子,这样邋遢的秦逸川让孙嘉柔莫名不是滋味。






很快,孙嘉柔就听同事说,秦逸川的老婆病得不轻,公司正在筹备替她募捐。






秦逸川已经分身乏术,他把母亲从老家接来帮忙照顾孩子,自己每天晚上去医院陪护妻子。






秦逸川没空,孙嘉柔就几乎不加班了。乔思安很高兴,他说赚钱虽然重要,但再多钱都比不上有个好身体。不知为什么,她脑中忽然晃过秦逸川妻子苍白的脸。




03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秦逸川请了长假。






3个月后,孙嘉柔去医院看望生病的朋友。在楼道里,她和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擦肩而过。她看了又看,才确定那个男人是秦逸川。






他身上那种吸引她的光环不见了。他和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并没有什么两样,甚至更憔悴和落魄。所以第一眼,她居然没有认出他来。






秦逸川说,从前他妻子健康的时候,他并没有觉得她有多重要。他习惯了每天干净整洁的家,习惯了饭菜摆上桌直接过去吃,习惯了拿起衣柜里洗净熨好的衣服就穿,习惯了不去操心孩子的学习……他总觉得,反正她不上班,做好这些是理所当然的,而且这些琐事有什么难的,又有什么值得说?






直到她生了病,他才发现自己根本离不了她。她不在的家一点儿也不像家:茶几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,地板和家具上都是灰尘,阳台的花花草草都枯萎了,他再也不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再也不能对孩子的教育袖手旁观……






他之所以能够在外面保持光鲜亮丽,是因为她一直在背后默默地付出。她包揽了所有的家务,她把孩子照顾得很好,家里的老人也是她在操心……她让他没有后顾之忧,让他有时间有精力注意自己的形象,去追求所谓的爱情。






秦逸川最后说,他觉得自己特别混蛋。妻子全心全意为了这个家,他不仅不感激,反而嫌弃她皮肤没有从前好,腰没有从前细了。他原本应该珍惜她,结果却忽视、伤害了她。等她病好了,他会好好待她,替她分担家务,陪她做喜欢的事情。






“咱俩之间就到此为止吧,我不能再错下去了!”秦逸川斩钉截铁地说。






孙嘉柔不知道说什么,只是机械地点点头。






其实,就算秦逸川不提出分手,孙嘉柔也不打算再跟他怎么样了。他邋遢、疲惫、心力交瘁的样子,丝毫不能吸引她。






回到家里,孙嘉柔觉得乔思安看起来格外顺眼。至少,他的头发是清爽的,下巴是干净的,两只袜子的颜色也是一样的。




04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秦逸川的那番话,给了孙嘉柔许多触动。






她想起大学时,他们在校园里初遇,乔思安白衣蓝裤,眉眼清秀,犹如小说里走出的翩翩少年。






他们没有什么悬念就牵了手。因为两个人都长得好看,走在路上经常有人回头看他们。






校园里的恋爱总是美好的,日子仿佛是被打翻的蜂蜜,到处都是甜甜的味道。孙嘉柔和乔思安的家不在同一个城市。因为爱情,大学毕业后,她义无反顾地跟他回了老家。






乔思安心疼孙嘉柔背井离乡,发誓要一辈子对她好。






事实上,乔思安做到了。






结婚后,他工资全交,家务全包,舍不得让孙嘉柔受一点儿委屈。孙嘉柔生下孩子之后,夜里喂奶粉、换尿布这些事都是乔思安在做。孙嘉柔说自己胖了不少,乔思安就去给她办了健身卡。孙嘉柔皮肤有点儿干燥,乔思安就买了成套的护肤品回来。他甚至还学会做孙嘉柔的家乡菜。






起初,乔思安做这些,孙嘉柔是感动的。尤其是听到别人吐槽自己的老公多么懒惰多么不体贴时,孙嘉柔就觉得自己嫁给乔思安是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。






可是时间长了,孙嘉柔就对乔思安的付出习以为常了。因为要上班,还要忙家务和孩子,原本英俊潇洒的乔思安渐渐变得平庸。而他的大肚子,也是因为家里的剩饭一直都是他在吃。






想到这些,孙嘉柔觉得自己挺不是东西的。她也终于明白,已婚男女在柴米油盐中还能光鲜如初,一定是有另一半在默默地牺牲和付出。






孙嘉柔走进厨房,从后面抱住正在切菜的乔思安,在他耳边轻轻说:“老公,辛苦了。我来帮你。”






乔思安受宠若惊,随即温柔地把她赶出去,说厨房油烟大,对皮肤不好。






那天晚上,孙嘉柔穿了一件性感的睡衣,在床上难得主动了一回。乔思安兴致很高,那晚,他们终于又享受到了鱼水之欢。






第二天,乔思安端起剩饭要吃,孙嘉柔一把抢过来倒进垃圾桶。她说:“就浪费这么一次吧,以后咱们少做点儿,不然你这肚子怕会越来越大。”乔思安嘿嘿地笑。






孙嘉柔开始分担一些家务,有时还会辅导孩子功课。她让乔思安把时间腾出来去跑步。






乔思安渐渐瘦了下来,孙嘉柔带他去买了几身新衣服。因为不再像从前那样忙碌,他也有心思收拾自己了。






孙嘉柔发现,乔思安如今的样子丝毫不比秦逸川差。她想,与其惦记别人的老公,不如珍惜、爱护自己的男人,让他重新焕发光彩和活力。